站内搜索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用户登录
 
 
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 >> 历史资讯
新闻动态
推荐文章
历史资讯
五重身份的“红色特工”
发布时间:2018-12-17 

在间谍圈里,双重间谍乃至三重间谍都颇为常见,但同时为五家客户做事的间谍,恐怕在这个世界上属于独一份了。这位名叫袁殊的“红色特工”,除了是我党情报系统的工作人员之外,还同时有着中统、军统、侵华日军以及青洪帮等多重身份。几年前热门电视剧《伪装者》中男主角的哥哥明楼是汪伪政府要员、军统特工,代号“毒蛇”,同时也是中共地下党员,多重身份并于一身,堪称传奇。明楼的原型就是这位传奇特工袁殊。

间谍史上罕见的“五重间谍”

正是由于这种奇特的五重间谍身份,多年来,对于袁殊的评价可谓众说纷纭。早在抗战结束时就有人说他是“民族败类”,国民党甚至一度还打算在抗战结束的时候以汉奸罪名起诉他;解放后,袁殊也因为卷入了潘汉年案而被捕入狱,直到1982年才获得平反。即便如此,近年来民间关于袁殊的争议仍没有平息下来。但越来越多的学者认识到,袁殊的多种身份是以给中国共产党服务为目的的。

1911年4月,袁殊出生在湖北蕲春一户没落官宦人家。袁殊8岁时,随母亲贾氏到上海投奔父亲袁晓岚。袁晓岚关心儿子的成长,安排袁殊上学读书。在读书的几年中,袁殊接触了各种思潮,参加了五卅运动,还将自己的原名“袁学易”改为袁殊。1927年,袁殊参加北伐军,曾任国民革命军第六军第18师政治部连指导员,还在父亲的友人胡抱一的提携下加入了国民党,但这一关系并没有避免袁殊在“4·12”反革命政变后被清党的命运。1929年,袁殊留学日本专攻新闻学,接触了一些进步思想,于193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并参加了中共中央特科,在潘汉年领导下从事情报工作。

由于袁殊与国民党上海市社会局长、中统特务头子吴醒亚是同乡,表哥贾伯涛还拥有黄埔一期毕业生的身份,因此袁殊接到了上级打入国民党特工组织的指示。1932年,袁殊进入国民党特工系统后,成为中统的一枚红人。后来他又在吴醒亚介绍下,成为当时中国最重要通讯社之一新声通讯社的记者。其间,袁殊团结了一批新闻工作者为中共的事业工作,还认识了日本驻沪领事馆的副领事岩井英一,又成功打入日方情报机构。成了日方情报人员——这自然也得到了中共地下党负责人的批准。正由于袁殊拥有这一渠道,他的涉日消息又快又准,连吴醒亚都对他刮目相看。1935年,袁殊不小心暴露了中共党员的身份,被军统特务逮捕。但在审讯中,袁殊除供出自己参加中统的内情外,其他什么都没交代。袁殊很快就被释放了,随后他再次赴日留学,继续为日本外务省工作。

1937年春,全面抗战爆发前,袁殊回国,同时为中统吴醒亚以及日本驻上海领事馆特务机关“岩井公馆”工作。为了加强自身的保护色并开拓情报来源,袁殊于1937年4月加入了青洪帮,成为杜月笙的“通”字辈师弟,甚至可以和杜月笙、黄金荣平起平坐。

“八·一三”淞沪抗战爆发前,潘汉年重新回到上海,袁殊主动找到他,认真汇报了自己近几年的经历,同时将一份从日本带回的军用地图作为情报资料交给潘汉年,表示愿意继续为中国共产党工作。从此,直到1946年去解放区,袁殊在潘汉年的导演下,成功上演了一场场出色的情报战。抗战爆发后,戴笠一时找不到熟悉日本问题、又与日方颇有联系的人,杜月笙提醒他,有个叫袁殊的日本留学生与日本领事馆副领事岩井英一关系不错,戴笠听了很高兴,亲自登门拜访。袁殊感到事关重大,立即请示潘汉年。潘沉吟了一会儿说:“这是件好事,机会难得,你千万不可错失良机,答应戴笠的一切要求。”这样,袁殊获得了军统身份——上海区国际情报组少将组长,后来他还出面组织了“兴亚建国同盟”,俨然成了一个汉奸小头目。这样,袁殊凑齐了共产党、国民党中统、军统、日本和青洪帮的五方背景,成了“五面间谍”。

隐蔽战线的抗战事业

“八·一三”淞沪抗战期间,袁殊置生死于度外,深入日军阵地侦察,把这些军事情报统统提供给了潘汉年,部分情报经过选择之后交给了戴笠。上海沦为孤岛后,袁殊奉潘汉年之命(表面则是戴笠之命)留了下来,成立了秘密行动小组,专门惩办侵略者、枪杀臭名昭著的汉奸,率领军统特工成功炸毁日本在虹口的海军军火仓库。此后,袁殊通过各种关系,大量获取日本情报。自然,他要先向潘汉年汇报,然后有选择地向国民党方面汇报——毕竟是国共合作时期,有共同的民族利益;另一方面,袁殊打着“岩井公馆”的招牌,利用岩井英一的钱为党组织设立电台、提供活动经费,“岩井公馆”几乎成了中共的情报工作据点。后来,袁殊又担任了一系列伪职,如清乡政治工作团团长、江苏省教育厅长、清乡专员以及伪保安司令等等。与此同时,袁殊的情报工作干得日益老辣。与对待国民党方面一样,袁殊交给日本人的情报都是经过精心挑选的,都可以通过公开途径找到,没有特别的情报价值。但袁殊从日本人那里获得的情报有哪些呢?我们简单列举一下:1939年英法企图牺牲中国对日妥协的远东慕尼黑活动、1941年6月德国即将进攻苏联、苏德战争爆发后日本战略动向是南进而非北进、日伪内部的人事更迭、苏南日军的兵力部署和清乡行动具体时间……总而言之,袁殊获得并交给党组织的,有相当一部分是极为重要的战略情报!

依靠袁殊获得的战略情报,党组织建立了一系列通往根据地的秘密交通路线,救援被俘的我方人士,包括袁殊亲自救出鲁迅夫人许广平,掩护潘汉年、范长江、邹韬奋等进入根据地;同样由于袁殊的情报及时,粟裕部队迅速跳出了日伪合围的“篱笆墙”……一言以蔽之,当时的袁殊虽然公开背着“汉奸”的骂名,却在隐蔽战线为抗战事业做出了极为重要的贡献。

袁殊与日伪、国民党、共产党都有联系;对此日伪、共产党、国民党等各方都是知道的,但在多种面目中,袁殊是把为中国共产党服务作为目的。他担任日伪职务期间,没有做一件危害人民的事,而是尽量保护和营救被俘的抗日干部。虽然日伪和国民党对袁殊都不太放心,对他进行过调查,但自1937年到抗战胜利,袁殊几乎没有发生过意外,这无疑是与他的智谋与出色的活动分不开的。袁殊在建国后常常对人说,抗战期间我党的敌后工作,幕后指挥的是潘汉年、王子春,但在台上表演的是我——袁殊。

抗战胜利后,得知国民党欲以汉奸罪名起诉袁殊,中共将他秘密转入根据地,并于1946年在根据地重新入党。1955年,袁殊受潘汉年案牵连,被捕入狱;1982年,随潘汉年彻底平反而获平反,1987年袁殊病逝于北京,葬于八宝山革命烈士公墓。

全部评论(0)
           
0/140
验证码:   
 
 老年教育杂志社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市中区马鞍山路11号 电话:0531-82906425 邮箱:zglnjy@sina.com 备案号:鲁ICP备09016737号-4
  技术支持: 山东协通通信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