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用户登录
 
 
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 >> 历史资讯
新闻动态
推荐文章
历史资讯
田汉与聂耳的 “惊天绝唱”
发布时间:2019-01-21 

田汉与聂耳,都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当代文艺史上的重要人物,一位是著名的戏剧家,一位是著名的音乐家。他们对中国历史的最大贡献,是在20世纪30年代共同创作了充分体现中华民族精神的《义勇军进行曲》。《义勇军进行曲》是电影《风云儿女》的主题歌,诞生于民族危亡关头的1935年,对激励中国人民的爱国主义精神起到巨大作用,被称为中华民族解放的号角,后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

《义勇军进行曲》源自《前进歌》

“同胞们,大家一条心,挣扎我们的天明,我们并不怕死,不用拿死来吓我们,我们不做亡国奴,我们要做中国的主人,让我们结成一座铁的长城,把强盗们都赶尽,让我们结成一座铁的长城,向着自由的路前进!”这是1934年5月田汉和聂耳联手,为中国第一部新歌剧《扬子江暴风雨》创作的主题曲《前进歌》。不难看出,它和后来的《义勇军进行曲》的歌词颇为相似。据田汉的长子田申(田海男)生前回忆,1934年5月的一天晚饭后,田汉带着他和聂耳去上海外滩体验码头工人的生活。懂英文的田汉看到码头堆放的木箱上的文字后非常震怒:“里面装着军火,是运给日本帝国主义打中国人的!”回去后,依据所见所闻,不长时间就创作完成了被誉为“中国第一部新歌剧”的《扬子江暴风雨》剧本。田汉把整个歌剧的作曲交给了聂耳。同时,聂耳还是这部戏的导演兼演员,在剧中扮演码头工人老王。那时,21岁的聂耳精力旺盛,总是不知疲倦地工作。他既要和田汉讨论剧本的细节处理,又要帮助其他演员揣摩角色。聂耳虽然年龄不大,指挥起来却头头是道。在《扬子江暴风雨》的排练过程中,每个场景,每个动作,他都反复修改,常常忙得无暇吃饭,往往在小摊上买几个烧饼或随便吃一碗阳春面了事。

1934年6月30日,上海麦伦中学举行校庆,左翼戏剧工作者首次公演新歌剧《扬子江暴风雨》。演出进行到最后,码头工人义愤填膺地把装有军火的木箱扔到黄浦江里,日本水兵开枪打死打伤了多名码头工人,还有码头工人老王的孙子小栓子。田汉的女儿田野恰巧在台下看戏,她看到小栓子(田申扮演)被特务开枪打死了,就在台下大哭大叫:“哥哥被特务打死了,哥哥被特务打死了!”她的哭声深深感染了在场的观众。这时,码头工人老王(聂耳饰演)抱着垂死的小栓子愤怒地唱起了《前进歌》,演员和观众的情绪瞬间融为一体,强烈的民族感情和对日本帝国主义的仇恨,像火山爆发般倾泻出来,大家齐声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誓死不当亡国奴!”歌剧《扬子江暴风雨》主题鲜明、结构简练、波澜迭起,表现了中国人民宁死不屈的斗争精神。全剧包括《打砖歌》《打桩歌》《码头工人歌》和《前进歌(苦力歌)》4首歌曲。《前进歌》的词和曲,已经有了《义勇军进行曲》的雏形。新中国成立后,田汉曾在不同场合说过,《前进歌》其实就是《义勇军进行曲》的前身,也是他创作《义勇军进行曲》的蓝本。

聂耳与田汉不同寻常的交往

1932年,田汉遇到了他一生中的挚友——聂耳。当时的田汉,已是著名的戏剧家、诗人和社会活动家。聂耳原名聂守信,是云南玉溪人,出生于一个清贫的医生世家。1930年,18岁的聂耳为生活所迫来到上海,在烟店当了一名店员,第二年考入“明月歌舞剧社”任小提琴师,正式开始了他的艺术生涯。因耳朵敏锐,别人给他送绰号“耳朵先生”,他索性就此改名为聂耳。

“明月歌舞剧社”的前身是黎锦晖创办的中华歌舞剧团,拥有上海有名的“歌舞四大天王”——王人美、胡笳、白丽珠、薛玲仙以及影帝金焰等名角。

就在这一年,爆发了“九·一八”事变。1932年7月,聂耳化名“黑天使”,连续在报刊上发表文章,公开批评前辈黎锦晖:“我们需要的不是软豆腐,而是真刀真枪的硬功夫!”当时的上海左翼文化运动领导人田汉由此注意到了聂耳。当田汉得知聂耳的经历和追求进步的愿望后,专门找他彻夜长谈,向他介绍了上海音乐发展的情况。聂耳那时正为歌舞团整天演出脱离社会现实的“靡靡之音”不满和苦闷,共同的音乐追求使他们相识相惜。在田汉的影响下,聂耳参加了左联的音乐小组。古人言:“同声若鼓瑟,合韵似鸣琴。”志同道合的朋友,其所思所言才能不谋而合。1933年初,经田汉介绍,聂耳在徐家汇联华影业公司一厂摄影棚内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开始了与田汉的第一次合作,为影片《母性之光》谱写《开矿歌》。聂耳虽然比田汉小14岁,但两人都有相识恨晚的感觉。

田汉与聂耳合作“惊天绝唱”

解读《义勇军进行曲》诞生的前前后后,首先要从一部以抗日救亡为主题的老电影《风云儿女》说起。1934年春,由司徒慧敏等人组建的电通影业公司在上海成立,这是一个由中国共产党电影小组直接领导的左翼电影公司,在中国电影史上有着非同寻常的地位。电通影业公司凭借自己拍摄的第一部影片《桃李劫》一炮打响,这是用国产录音机录制的第一部有声片,片中由田汉作词、聂耳作曲的《毕业歌》,成为中华大地一时的流行金曲。紧接着,电通影业公司开始筹拍田汉撰写的文学剧本《凤凰涅图》(也称《凤凰再生》,后改名为《风云儿女》)。它描写的是20世纪30年代初期,以诗人辛白华为代表的中国知识分子投笔从戎,参加义勇军英勇杀敌的故事。剧本里的主题歌词,也就是后来的《义勇军进行曲》写在文稿最后一页,当时的歌名叫《军歌》。这时,田汉等左翼文艺工作者相继被捕。据夏衍回忆,文稿在编剧孙师毅桌上搁置了一段时间,后来发现下面几页不知什么时候被茶水弄湿了,歌词中有些字模糊不清。夏衍和孙师毅仔细辨认后,一点点又抄写了出来。年轻的聂耳主动请缨,担当起为影片作曲的任务。聂耳在上海霞飞路(今淮海中路)居所内,短短几天就谱写出雄壮的《军歌》初稿,并把歌曲名字改为《进行曲》。田汉的歌词初稿是一首自由体诗,各句字数不同,长短不一,聂耳在谱曲过程中,为增强歌曲力度,作了三处修改:一是在歌词开头将“起来”与“不愿??”完全分开,又在句末加上了休止符以作强调;二是将田汉原歌词的第六句“冒着敌人的飞机大炮前进”去掉飞机,将大炮改为炮火,并在句尾也加了休止符;三是在原歌词“前进!前进!前进!”后面再增加了一个“进!”

1935年4月初,上海的白色恐怖日益加剧,坏消息接踵而至,要逮捕聂耳的风声一阵紧似一阵。为了保护新生力量,中共地下组织决定安排聂耳离开上海,先东渡日本,再经欧洲转到苏联,继续在音乐上学习深造。4月底5月初,聂耳在日本东京将修改过的曲谱寄给上海电通影业公司的司徒慧敏和孙师毅。这样,一首表现中华民族刚强性格,显示祖国尊严和豪迈气概的战歌诞生了。这是聂耳短暂一生中的最后一个作品,也是他和田汉合作的最后一首歌曲,谱曲名字只写了3个字——“进行曲”。据说,作为电影《风云儿女》投资人的朱庆澜将军,画龙点睛地在“进行曲”前面加上“义勇军”3个字,歌名就成了《义勇军进行曲》。另一种说法是,电通影业公司收到聂耳的定稿后,组织专人,几经推敲认为:歌名无论为《军歌》还是《进行曲》,总感觉主题不太突出,不尽人意。最后决定将歌名改为《义勇军进行曲》。为了使主题歌《进行曲》的演奏效果更好,影片导演许幸之找到作曲家贺绿汀帮忙,一起去找侨居上海的俄国作曲家阿尔夏洛莫夫代为谱写乐队伴奏,这就是影片中由小号和军鼓伴奏的主题歌。

1935年5月9日,《义勇军进行曲》首次在上海东方百代唱片公司录音棚内(今徐家汇公园小红楼)灌成唱片发行。一星期后,该录音转录到了电影《风云儿女》胶片上,整部影片的后期制作完成了。《风云儿女》上映后,主题歌《义勇军进行曲》很快就成为铿锵有力的抗战歌曲,具有高昂的时代激情和雄浑的民族气魄。然而,聂耳和田汉都没有在第一时间听到这首《义勇军进行曲》。1935年7月17日,聂耳在日本神奈川县藤泽市鹄沼海滨游泳时,不幸溺水身亡,年仅23岁。1935年7月,从南京宪兵司令部监狱出来的田汉听到《义勇军进行曲》后非常兴奋,但惊闻聂耳遇难,他失声痛哭,作悼诗曰:“一系金陵五月更,故交零落几吞声。高歌共待惊天地,小别何期隔死生!乡国只今沦巨浸,边疆次第坏长城。英魂应化狂涛返,好与吾民诉不平!”

《义勇军进行曲》的传唱远不止于银幕和唱片。1937年淞沪会战爆发后,《义勇军进行曲》一度成为“八百壮士”鼓舞士气的战歌之一;国民党戴安澜将军领导的国民革命军第200师曾将这首歌曲定为该师的军歌;1938年,前来观战的美国驻华海军副武官卡尔逊在山东台儿庄的阵地上,带头唱起《义勇军进行曲》,战地记者爱泼斯坦则用镜头记录下了中国官兵端着步枪、挥着大刀,高唱《义勇军进行曲》,前仆后继取得台儿庄大捷的悲壮一幕;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义勇军进行曲》在东南亚地区广为传唱,成为国际反法西斯阵营的战斗旋律之一。

《义勇军进行曲》不但在抗日战争年代被广为传唱,成了中华民族不屈精神最真实的怒吼,而且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前夕也被提及,1949年9月27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通过议案:“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未正式制定前,以《义勇军进行曲》为国歌。”1982年12月4日,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通过《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的决议》:恢复《义勇军进行曲》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2004年3月14日,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正式将《义勇军进行曲》作为国歌写入宪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是《义勇军进行曲》。”因此,我们可以自豪地说,《义勇军进行曲》无愧为中国百年电影史上的“第一插曲”,是田汉与聂耳合作的“惊天绝唱”。


全部评论(0)
           
0/140
验证码:   
 
 老年教育杂志社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市中区马鞍山路11号 电话:0531-82906425 邮箱:zglnjy@sina.com 备案号:鲁ICP备09091493
  技术支持: 山东协通通信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