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用户登录
 
 
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 >> 历史资讯
新闻动态
推荐文章
历史资讯
古代官吏的退休生活
发布时间:2019-02-11 

古代官员卸下职务的时候,难免会在心里回顾自己几十年的事业:年少时的宏图大志是否实现,是否兼济了天下,抑或拯救了多少苍生?早年梦想的荣华富贵,是否都品尝了它们的滋味?还有那些幼稚的猜想、青春的热望,是否也闪过苍老的脑海?不过,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退休意味着一个人事业的正式终结,他将进入人生的最后阶段。从生活保障上来说,古代官员尤其是明清以后的官员,晚景都比较不错。朝廷会有正式的退休待遇,足以保障他们过一个安逸的晚年。那么,古代官员退休后都做些什么呢?

醉心宗教,为家族祈福

人到晚年,总是希望自己能够长寿,而且期盼自己的子孙能够富贵平安。所以许多退休官员寄希望于超自然的神仙或者菩萨,礼拜祈祷,增加自己的寿命或乞求来世的富贵,或盼望子孙传承家业、光耀门楣。这也是人之常情。

北宋的开国功臣石守信晚年信奉佛教,修行不止;另一个开国大将韩重斌也信奉佛教,晚年还在河南安阳组织民工修建寺院。他们这么做自然是为了“积功德”,以求好结果。不过,佛教的因果报应毕竟来得太缓慢了,无法惠及今生今世。而退休官员在老迈之年,难免生老病死,于是就有一些退休官僚迷信道教,希望能够当下就长生不老。比如,宋太祖时的宰相赵普晚年信道,临死前一天还去道观祈祷;宋真宗年间的节度使张永德晚年倾尽家产,延请道士跟自己一起修炼,渴望延年益寿。求仙问道在宋朝比较兴盛,宋朝的徐铉在诗中写道:“化剑津头寻故老,同亭会上问仙卿。”可见,当时官员退休以后醉心宗教是一个普遍现象。这股风气延伸到了明清。顾炎武就认为明末清初的社会风气是:“南方士大夫,晚年多好学佛;北方士大夫,晚年多好学仙。”

古代的读书人和士大夫

能比较好地将儒家学说、外来的佛教思想和本土的道家学说,也就是所谓的“儒释道”三家融为一体。三者在他们的思想当中各有各的地位,并不冲突。苏轼的观点就很有代表性:“初好贾谊、陆贽书,论古今治乱,不为空言。既而读《庄子》,喟然叹息曰:‘吾昔有见于中,口未能言。今见《庄子》,得吾心矣!’……后读释氏书,深悟实相,参之孔、老,博辩无碍,浩然不见其涯也。”士大夫们并不局限于信奉哪一家的学问,而是融会贯通,各取所需。哪个年龄阶段、哪个人生阶段需要什么样的思想,就信奉什么样的思想多一点。

建造私家园林,游山玩水

明朝万历年间太仆寺少卿徐泰时因为遭人忌恨,被勒令退休。徐泰时回到家乡苏州阊门外下塘花步里,营建了私家园林,这就是现在赫赫有名的留园。同为苏州名园的退思园,则是清光绪年间曾在安徽做道台的任兰生被弹劾后,回乡归里,在光绪十一年至十三年间修建的。他给园子取名为“退思”,意取《左传》“进思尽忠,退思补过”的含义。

明朝福建仙游人郑纪,退休时年仅32岁。郑纪没有苏州士大夫那样的雄厚财力,造不起园林。好在他的家乡福建多山多水、风光秀美,郑纪退休以后在卧屏山读书22年,过着怡然自得的游山玩水生活。郑纪作《归乐窝记》,对山林生活的描写相当惬意:“每天朗气清,翁冠竹箨(笋皮)冠,服葛巾衣,著芒履(草鞋),曳槁藜杖,游于陇间,……呼童引泉瀹(煮)茗、烹鸡取鱼、摘蔬果,酌酒赋诗、鼓琴弹棋击壶以为乐。酒醉则携手散步于园池之上,度麦陇、穿竹径,转过松林桑坞之下,宾主两忘,景物俱化,不知人世间何乐如之。”郑纪进而感叹说:“虽然天下山川景物之美,何限岂一归乐窝,但世之人多售身于轩冕(官位爵禄),老死而不知归;间有归者,犹营营驰逐不已。虽山川景物日罗于前,皆不知其为可乐。”

一技之长,打发时光

古代多数官员文化水平较高,其中不少人喜欢读书、写作。这些人是古代作家队伍的主力军,也是学术研究的主要力量。唐宋之后,官员的私人著述几乎都是在退休的时候写成的。比如《归田园居》《归潜记》等,一看名字就是退休官员写的。明朝万历年间的首辅大臣徐阶退休后就著作颇丰,有《经世堂集》26卷、《少湖文集》10卷,另编有《岳庙集》刊行于世。同样,明朝的徐光启退休后在天津购买土地,开始种植水稻、花卉、药材等,从事农业科学的实验,他还经常往来于田间地头,收集华北地区的农业经验,后来写成了《农政全书》。很多官员退休后变得敢说话、说真话了,抛弃伪装和顾虑,写了不少有关官场见闻和经验教训的书。比较著名的有张集馨的《道咸宦海见闻录》,史料价值很高;此外还有同时代朱克敬的《暝庵杂识》、段光清的《镜湖自撰年谱》。以游宦做幕僚为业的“绍兴师爷”群体中的老成退休者,也写了多本类似“师爷必读”的官场教科书。

身在江湖,心在朝堂

多数官员退休后“不问政事”,可也有少数官员退休后依然身在江湖、心在朝堂。对朝廷大事,他们没什么影响力了,可是对本地的政事少不了指指点点。著名的海瑞,中间一度“被退休”16年。他保持了一贯的忧国忧民和耿直的性格,虽然退居乡间,仍然每天外出考察民情,并且监督地方官员。海瑞十六年如一日,经常对地方政府工作提出意见和建议。地方官员对这些官场老前辈再头疼,也无计可施,只能好言好语相待。

这些退休官员构成了中国古代士绅阶层的主力。因为他们人脉关系错综复杂,又有一定的行政经验,地方政府一般不敢得罪他们,对他们礼敬有加。地方长官往往将“老干部工作”作为一项专门工作,逢年过节都要嘘寒问暖,对一些有名望的地方士绅还要携带酒米亲自登门慰问。当然,地方政府对退休官员的态度曾经有过转折。唐朝官员退休后,并不是由自己所属的部委机关发放退休金,而要在自己的户籍地或退休后居住的地方向当地政府申请退休金。如果地方长官重视老干部工作,当地退休官员的晚年生活就好一些;如果遇到不尊老敬老的地方长官,当地退休官员的晚景就不好过了。

因为有了各种退休后的制度待遇,加上朝廷对退休官员的各类关照,明清的退休官员在地方上腰杆直了很多,不再像唐朝时期仰地方官府的鼻息生活。一些强势的退休官员还干涉地方政务,对地方官员的仕途升迁有着重要影响。反过来,地方官员则要巴结、奉承、攀附在乡退休官员。


全部评论(0)
           
0/140
验证码:   
 
 老年教育杂志社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市中区马鞍山路11号 电话:0531-82906425 邮箱:zglnjy@sina.com 备案号:鲁ICP备09091493
  技术支持: 山东协通通信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