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用户登录
 
 
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 >> 长者风范
长者家园
推荐文章
长者风范
中国植物科学画第一人
发布时间:2019-01-20 

有人把曾孝濂誉为“中国植物科学画第一人”,他自己却不同意。“在画家面前,我懂点植物;在植物学家面前,我就是个画画的。”80岁的曾老爷子笑起来像个孩子,他说自己是“半瓶醋”,画不怎么样,植物知识也不怎么样。曾孝濂不喜欢“画家”或“植物学家”的称呼,他说自己只是中国科学院的一名老职工,60年只干了一件事——为植物画画。

小画种的使命

曾孝濂是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教授级画师、工程师,是我国顶尖的植物科学画家。

看他的作品,你会折服于其逼真和精细程度。他笔下的植物栩栩如生,连最小的细节都和实物一致:他画的三七,连叶脉走向都有讲究;他画的杓兰,连上下半段的绒毛数量都有不同。“植物科学画就像植物的‘身份证’,它是美术跟科学之间比较小的一个分支。它以绘画这一手法展现植物物种,甚至比文字描述更加精准。”曾孝濂打了个比方。

在植物学界,植物科学画有公认的重要地位,好的植物科学画与发表新物种的模式标本同等重要。“这种画不能有丝毫的主观想象。三个雄蕊你多画一个就不对,包括雄蕊上开孔的地方,是从侧面开孔还是顶孔开,都必须准确,这涉及植物不同属不同科的特征。”

作为植物学家,曾孝濂的作品严谨到经得住业界考验。他的一幅画能囊括几十张照片包含的信息量,除了根、枝、花、果外,连分类学家最看重的叶片正、反、侧面的形态都有。而作为画家,曾孝濂说自己也在力求把植物画美,不能改变植物特征,他就从光线、色彩、虚实、明暗等方面下功夫。有一次他想画大蒜,但因季节不对,观察不到大蒜的开花过程。找蒜薹容易,找蒜花难,他足足花了两年时间寻蒜花,终于如愿。

1939年6月,曾孝濂生于云南省昭通市威信县。他自幼爱画画。1959年,高中毕业的曾孝濂以半工半读的形式进入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从事绘图工作。时值《中国植物志》项目启动,领导见曾孝濂能画几笔,就让他去画标本。“那个年代的口号是:做一颗永不生锈的螺丝钉,哪儿需要就拧在哪儿。”从上世纪50年代末开始,曾孝濂等绘图员和植物学家密切配合,用了45年时间为《中国植物志》画插图。

全书共80卷126册、5000多万字、9000余幅图版。2009年,《中国植物志》获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虽然获奖名单上没有这群绘图员的名字,但能为国家做一点实实在在的工作,曾孝濂觉得很值。

退休后的彩色人生

退休后,很多人觉得曾孝濂该享清福了,他却觉得新的挑战才刚刚开始。

“我年轻时的夙愿,大部分是退休后完成的。因为《中国植物志》主要是黑白画,所以退休后,我更想画水彩画,我不仅要画植物,还要画动物。” 画了半个多世纪,曾孝濂仍然觉得画不够,他笑言自己这辈子就没怎么休息过,退休后甚至比工作时更忙,忙着创作,忙着到各地采风写生。想画胡杨,就去了内蒙古;想画红杉,就去了美国;他跑寺庙画古树,闯壶口画瀑布,“我特别贪心,有很多东西想画。”曾孝濂眼睛笑成了一条缝。为了与时间赛跑,曾老每天5点钟就起来画画,他说灵感都来源于清晨孤独中的思考。退休后的曾孝濂做了白内障手术,但手术使他的两只眼睛出现了视差,“这导致我作画时定位不准,下笔时笔尖受干扰,配了眼镜好一些,基本弥补了视力不足,但要画很细的东西,肯定比年轻时吃力。”只要画起来,曾孝濂什么烦恼都没了,有时候和老伴顶了嘴,心里不痛快,他就进卧室画画,两个钟头后,阴霾一扫而光。退休后,曾孝濂出了12本个人绘画集。在2017年深圳举办的第19届国际植物学大会上,曾孝濂专门为大会创作了10幅作品,获赞无数。

曾孝濂教过的学生很多,但大多没能把植物科学画坚持下去。曾孝濂明白,这个画种一是小众,二是需要植物学功底,仅靠情怀和兴趣,年轻人难以维持生计。“现在只要有人想学,我定会倾囊相授。”有时候老同事去看他,即便是心血来潮想画几笔,他都会认真地教。他说自己经常对学生强调的只有一句话——“不管干什么,你得喜欢你自己的工作,你得喜欢你自己,你得看得起你自己,你才会去做好它。”

改变世界的中国植物

对曾孝濂而言,每个时期都有新突破,比如快80岁的他正在完成的作品——《改变世界的中国植物》。

去年8月的一天,在曾孝濂位于昆明市翠湖附近的家中,记者提前欣赏到了这幅大型画作,这一作品将亮相于2019年北京世界园艺博览会。

“当我接到邀请创作这幅画时,我知道有一定难度,但我觉得很值得。虽然年纪大了,但也要尽我所能把它画好。”《改变世界的中国植物》长2.5米、宽1.17米,曾老已经完成了90%。他对这幅作品的立意高度赞赏:“画中37种植物的原产地都在我国,之后输出到国外,影响并造福了整个世界,我的任务就是让大家看到这幅画后能感叹一句,哦,原来这些都是土生土长的中国植物啊!”曾老说话时,头上戴的放大镜帽子一颤一颤的,这个帽子有近一公斤重,曾老每天要戴着它作画8个小时。帽子上的两个镜片均可放大3倍,能帮他更精确地画细节,比如稻穗上的细刺、猕猴桃的绒毛、柿子上的白粉。

画面的右下角是水稻,中国是最早种植水稻的国家,之后水稻传到世界,成为国际上主要的粮食作物。桑叶养蚕是中国人最早发现的,蚕茧可以做丝绸,我们通过丝绸之路把丝绸传到了世界。茶叶,中国种茶有几千年历史,茶现在是世界十大饮料之一。对于这些植物的家底,曾老如数家珍:欧美很多花卉都是从中国传过去的,比如中国的野生月季传到欧洲后,成为重要的观赏花卉,象征着和平、友谊、爱情。中国也是杜鹃花的分布中心,由“植物猎人”把它引种到了西方。此外,像山茶、牡丹、菊花、梅花,都是人类花卉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值得国人引以为荣。

曾老说得高兴了,放下手中正在晕染月季叶片的画笔。“我国还有一类特殊的花,比如生长在高海拔的绿绒蒿,因为它气质高贵,欧洲人叫它‘东方女神’;还有被称作‘中国鸽子树’的珙桐,它开花雪白,像一群群鸽子停在枝头。还有水蜜桃、猕猴桃、柿子等水果,都是从中国传出去的,它们都是人类的共同财富。”曾老停了停,继续说:“我争取顺利完成这个任务,也算我这个退休老人为中国植物科学传播做的一点贡献。”

全部评论(0)
           
0/140
验证码:   
 
 老年教育杂志社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市中区马鞍山路11号 电话:0531-82906425 邮箱:zglnjy@sina.com 备案号:鲁ICP备09016737号-4
  技术支持: 山东协通通信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