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用户登录
 
 
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 >> 历史资讯
新闻动态
推荐文章
历史资讯
历尽沧桑的《永乐大典》
发布时间:2019-09-02 

《永乐大典》是明代永乐皇帝命内阁首辅、明朝三大才子之一解缙等人编纂的大型类书,成书11095册,保存了我国上自先秦、下迄明初的典籍七八千种,堪称中国古代最大的百科全书。

史上最大百科全书

公元1403年,朱元璋第四子朱棣以“靖难”之名,从侄儿建文帝手中夺取了政权,改元“永乐”。即位后,永乐皇帝命翰林院学士解缙、太子少保姚广孝为监修,编纂一部大型类书,系统地收集天下古今书籍。从永乐元年到次年十一月,编书任务完成,永乐帝赐名《文献大成》。《文献大成》呈送给永乐帝,他兴致勃勃地翻阅后,觉得远远没有达到辑“百家之书”的要求,于是在永乐三年(1405年)又命令重修。

永乐五年(1407年)十一月,第二稿完成了。这一次永乐皇帝很满意,正式将其定名为《永乐大典》,并亲自撰写序言。《永乐大典》全书缮写成22877卷,装成11095册,开本高50厘米,宽约30厘米,纸张采用以桑树皮和楮树皮为主要原料制成的皮纸,洁白柔韧。作为大型类书,《永乐大典》除将各个门类事物的首字用篆、隶、草体书写外,正文均为端正大方的楷书台阁体。正文为墨色,引用书名文字为红色,断句和标声符号用红色小圆戳钤印。全书朱墨灿然,温润古雅,是写本中的精品。《永乐大典》搜集了当时能看到的所有图书资料,将相关内容的一句、一段或者整篇、整部书摘引抄录。永乐皇帝在此表现出了宽大的胸怀,即便是对同一事物有不同的说法,也都一并摘抄,这一点比清朝乾隆皇帝的《四库全书》要大度得多。类书是辑录各门类或某一门类学科的资料,并依据内容或字、韵分门别类编排,供寻检、征引的工具书。它把描述同一事物的不同文献汇编在一起,很像西方的百科全书。《大英百科全书》就将《永乐大典》称为“世界有史以来最大的百科全书”。

正本神秘失踪

《永乐大典》的编纂实属不易,书成之后更是命途多舛。万余册的巨大体量难以实现雕版印刷,所有内容均为手抄而成,永乐六年(1408年)冬才完成抄写,是为正本,藏于南京文渊阁。至于原稿,则一直没有离开南京,弘治皇帝曾想把原稿带到北京,但未能如愿。正统十四年(1449年),南京宫内大火,《永乐大典》所据原稿付之一炬。永乐十九年(1421年),《永乐大典》正本随文渊阁图书一起被运到北京,暂存于奉天门东庑,不巧宫中又发生火灾,于是书在奉天门一放就是15年,直到正统元年(1436年)才被送到宫中文楼。

《永乐大典》因体量太大,历代皇帝都看得不多,常常被束之高阁,只有嘉靖皇帝例外,经常在案头放几本时时翻阅。嘉靖的珍视,为《永乐大典》的延续作出了巨大贡献。嘉靖三十六年(1557年),北京宫中失火,奉天门和三大殿都被烧毁,嘉靖怕殃及附近的文楼,赶紧命人把《永乐大典》正本抢运了出来。他对这部书是真爱,害怕万一再有下次火灾就没这么幸运了,于是任命高拱、瞿景淳两位大臣负责校理缮写《永乐大典》副本,“重录一部,贮之他所,以备不虞”。抄副本也是一项大工程,当时招选了誊录、绘画生员109人,制定严格的规章制度,完全按照《永乐大典》正本的册式、行款摹写,每人每天只能誊抄3页,不得涂改,每册结尾处还注明重录总校官、分校官的名字。所以,正本和副本在内容和外观上没有区别。可惜嘉靖没有看到抄完的那一天,重录工作在他驾崩时也尚未完成,直到次年隆庆元年(1567年)四月才大功告成,共耗时5年。然而,自从副本完成后,《永乐大典》的正本就下落不明了,至今仍是一桩悬案。

目前,关于《永乐大典》正本的下落,主要有这么几种说法:一是随嘉靖皇帝陪葬,二是毁于明万历年间的火灾,三是毁于明末清初的南京,四是毁于明末的北京宫中,五是毁于清乾隆年间的大火,六是仍秘藏于皇史宬(明清两代的皇家档案馆)的夹墙内。很多人愿意相信《永乐大典》的正本还在,等待着重见天日的那一天。

“拿”走了《永乐大典》副本?

《永乐大典》副本最初藏于皇史宬,清雍正年间放置于翰林院。

据史料记载,乾隆五十九年(1794年)编纂完《四库全书》,曾对《永乐大典》副本做过清查统计,还剩9881册,已经有千余册不知所终。当时的官员认为,康熙时期的3位大臣徐乾学、高士奇和王鸿绪在书局最久,嫌疑最大。但搜寻后也没有发现什么,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副本最大规模的遗失是在清咸丰十年(1860年)以后,英法联军入侵,“洋人好奇货,国人善卖之”,有的翰林院官员尤其擅长此道。据时人记载,“早间入院,带一包袱,包一棉马褂,晚间出院,将马褂加穿于身,偷《永乐大典》二本”。在当时,洋人花10两银子就可以买到一册《永乐大典》,堪称价廉物美。光绪元年(1875年)重修翰林院,《永乐大典》已不足5000册。朝廷很生气,严肃追究监守自盗的官员,“交刑部毙于狱”。然而,严刑并不能阻止贪婪的人,到了光绪十二年(1886年),翰林院的《永乐大典》仅存900余册,这说明11年间,以平均一天一册的速度,又有4000余册不知去向。《永乐大典》的另一大劫难是1900年的庚子国变。1900年6月23日,义和团围攻英国驻华使馆,战火波及北面的翰林院,藏于其中的《永乐大典》落入英人手中。后来英国使馆交回了330册,但已经有很多被焚毁或窃取。据记载,当时的日本东洋文库听说翰林院被烧,立刻吩咐几个人赶到翰林院,每人带走了几本。

1912年,民国政府成立后,鲁迅任职教育部,主管图书馆、博物馆等部门的工作。在他的建议和努力下,教育部将翰林院所藏《永乐大典》残本交由京师图书馆(国家图书馆前身)保管,当时仅存64册。从成书11095册到仅存64册,《永乐大典》历经500年沧桑,亟待重生。

归集于国家图书馆

1949年,新中国成立之后,《永乐大典》的收集工作开启了新的局面。

1951年8月,北京图书馆(今国家图书馆)特地举办了《永乐大典》的展览,表彰捐赠者的无私奉献,这更激发了各界人士的热情,踊跃捐书。《永乐大典》珍贵稀有,发现一册都是了不得的大事。1983年,山东掖县(今莱州市)农民孙洪林家中竟然发现了一册《永乐大典》。当时中华书局做了《永乐大典》的挂历作宣传,孙洪林看见后说,“这东西我家也有”,周围人都觉得是个笑话。北京图书馆得到消息后,派专家来到孙洪林家中,一看果然是真的!这一册是《永乐大典》卷3618、3519“门”字韵。这册书最早存放在孙洪林的姑奶奶家,老太太把书的“天头地脚”裁了下来,书用来夹鞋样没有损坏有字的部分,这册《永乐大典》的内容得以完整保存。后来,孙家将此书捐给了北京图书馆。如今国家典籍博物馆的大门,就是根据这册《永乐大典》中的“凌花双龟背”图设计的。

对后世而言,《永乐大典》最大的功能就是辑佚,即从中搜集整理散失的文献资料,它保存了明以前大量已经亡佚的重要文献,很多消失的典籍借此才得以传世至今。乾隆三十七年(1772年),安徽学政朱筠提出用《永乐大典》辑佚,当时共辑出“经部66种,史部41种,子部103种,集部175种”,有不少书都被编入了《四库全书》。比如北宋薛居正主编的《旧五代史》,元代时传本已经湮没,最后是清代学者从《永乐大典》里辑出的,这使得我国的“二十四史”官修史书得以完整保全。有专家评价,如果没有《永乐大典》,就没有“二十四史”。


全部评论(0)
           
0/140
验证码:   
 
 老年教育杂志社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市中区马鞍山路11号 电话:0531-82906425 邮箱:zglnjy@sina.com 备案号:鲁ICP备09016737号-4
  技术支持: 山东协通通信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