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用户登录
 
 
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 >> 书画赏析
书画艺术
推荐文章
书画赏析
边角之景大观尽显——马远《梅石溪凫图》赏读
发布时间:2019-05-25  作者:苄基

《梅石溪凫图》南宋.马远 绢本设色 26.7cm×28.6cm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马远(1140-1225或1227),南宋画家,字遥父,号钦山。其祖籍河中(今山西永济),后移居钱塘(今浙江杭州)。南宋光宗、宁宗年间任画院待诏。毫无疑问,宋代是中国绘画史上的一座高峰,但在这座山峰上,有一家人贡献极大,那就是马远所在的马家。马远可谓出生在绘画世家,曾祖马贲、祖父马兴祖、伯父马公显、父亲马世荣、兄长马逵,以及其子马麟等,一门五代共七人皆为宋代知名画家,并大多供奉宫廷。其中尤以马远最为著名,有“独步画院”“院中人独步”之美誉,与李唐、刘松年、夏圭并称“南宋四家”,又与夏圭并称“马夏”,有《踏歌图》《水图》《梅石溪凫图》《西园雅集图》《孔丘像》等作品传世。宋宁宗很喜欢马远的画,并经常在其画上题字跋诗,有时还作为珍品赏赐给朝中的大臣。

马远的艺术才能很全面,绘画风格独特,富有诗意。其画山水能表现出在不同气候、不同环境下的种种形态;花鸟画作品则善于在自然环境中描绘花鸟的神情野趣;所画人物,取材广泛,多画佛道、贵族、文人雅士、渔樵、农夫等,闲雅轩昂,神气盎然。他的山水师法李唐,多画江浙风景,树木杂卉多用夹笔,以大斧劈皴带水墨画山石,方硬严整;构图多取自然山水之一角,山峦雄奇峭拔。他在艺术上克承家学并超过了先辈,同时继承并发展了李唐的画风,以拖枝的多姿形态画树,尤善于在章法上大胆取舍剪裁,描绘山之一角、水之一涯的局部,画面上留出大幅空白以突出景观。这种“边角之景”的特点,正如前人所指出的“全境不多,其小幅或峭峰直上而不见其顶,或绝壁直下而不见其脚,或近山参天而远山则低,或孤舟泛月而一人独坐”,予人以玩味不尽的意趣。

《梅石溪凫图》是马远的传世精品之一,剪裁、构图新巧。画面采用对角线式构图,正是山不见巅、树不见顶的边角截景。图中画山崖侧立,腊梅倒垂,薄雾蒙蒙。画面左上方是立于水中的峭壁一角,近处山石清刚猛烈,简练概括,尖梢处如铁钉一般尖利峭拔;远处坡石则先用重墨勾出轮廓,再用水笔迅速渲染、晕淡,一遍成形,产生微妙的明暗过渡,这种画法与南宗山水的层层积染之风迥异。峭壁之上,两株梅树一上一下,红白相映,错落而开。花朵用色粉点染而就,尽态极妍,正是马家“宫梅”本色。红梅枝干刚劲虬曲,取苍龙探海之势,用焦墨勾勒的树干显得“瘦硬如屈铁”。这种倒垂曲折的枝条是马远画树的典型画法,人称“拖枝马远”。树下石边一泓碧波,10只野鸭嬉戏水中,惬意安闲,水面荡起一层层细细的波纹,颇富韵律和节奏感。野鸭虽小,却勾染点簇,精细不苟,毛羽灿然,其灵活的身姿,或顾盼,或相呼,或理毛,或觅食,各具情态,显示了画家精湛的写生造型能力。画面上方留出空白,迷茫空潆,引人进入意境悠远的尘外世界。清人笪重光《画筌》中有云:“虚实相生,无画处皆成妙境。”观此画作,方知此言不虚。

在《梅石溪凫图》中,马远展示了他杰出的艺术才华。方硬峭拔、爽朗有力的山石与用笔轻快、毛羽松蓬的野鸭,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岩石、梅树都偏居画面的左上部分,梅树枝条的走势强调了布局的形式感;右下方的野鸭既起到平衡画面的作用,又成为全图的点睛之笔,“春江水暖鸭先知”的无限生趣跃然绢素;生于悬崖倒悬而下的梅树、微风吹起的迂回盘旋的微波与欢快嬉戏的群鸭,洋溢出春日活跃的生机,十分动人。

此画中未见马远题款及印章,如不细心查看,连作者的题名也不易找到。原来马远将自己的姓名以近似点苔的笔法藏匿于岩石下部空白处,“马远”二字,稍不留心会让人误以为是点苔之笔。其构思的巧妙和独到,由此可见一斑。




全部评论(0)
           
0/140
验证码:   
 
 老年教育杂志社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市中区马鞍山路11号 电话:0531-82906425 邮箱:zglnjy@sina.com 备案号:鲁ICP备09016737号-4
  技术支持: 山东协通通信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