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用户登录
 
 
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 >> 历史资讯
新闻动态
推荐文章
历史资讯
徐光耀和“小兵张嘎”
发布时间:2019-09-23 

小说《小兵张嘎》1962年出版以来,再版了20多次,并被译为英、印、蒙、德、泰、朝、阿拉伯、塞尔维亚等多种文字。1963年,根据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小兵张嘎》由崔嵬和欧阳红樱联合执导拍摄完成。1964年,在90万人参与投票的“大众电影百花奖”中,获得“最佳导演奖”。2005年,电影《小兵张嘎》入选“中国电影百年百部名片”。2004年7月,电视剧《小兵张嘎》登上中央电视台8频道,成为该频道年度收视冠军,随后又在央视少儿频道和省级卫视等十余个频道播出。这一系列的辉煌成就,离不开一个人——徐光耀。正是他在小说《小兵张嘎》中描绘了如火如荼的抗战历史风云,成功塑造了“嘎子”这样一个不朽的经典形象,才让“小兵张嘎”这个艺术元素不断发扬光大、经典永流传。

13岁成了“小八路”

徐光耀,原名徐玉振,1925年出生于河北雄县。1937年卢沟桥事变爆发,华北沦陷,中华民族面临亡国的危险。徐光耀幼小的心灵激起一股慷慨之气:“我们又气又恨,天天在地上画些小人,写上‘小日本’仨字,拿起砖头来狠砸。我常常想,难道就没有岳飞吗?真要让人家蹬着脊背上马吗?”他向往着有一支老百姓自己的军队,狠狠打鬼子。1938年,八路军的部队开进他的家乡,让他看到了希望。“他们走着整齐的步伐,唱着雄壮的军歌,不打不骂,进了院子,抓笤帚扫地,拿扁担挑水。见了老头叫‘大伯’,见了年轻妇女就把眼睛转往一边去。不笑不说话,出来进去尽仰着头唱歌。”后来,八路军的一个班住到了徐光耀家里。朝夕相处中,徐光耀彻底了解了八路军,他认定这就是老百姓的军队。八路军开拔后,徐光耀的魂儿也被带走了。他不顾自己只有13岁的年纪,斗胆向父亲提出:“我要去当兵!”这大大出乎父亲意料。民间自古有句俗话:好铁不打钉,好汉不当兵。徐光耀的父亲是一位本分的农民,恪守着古训,饿死也不许自己的孩子去当兵。然而,徐光耀完全铁了心,不达目的决不罢休。“我用消极对抗——连哭7天的手段,把父亲的心磨软了。”关键时刻,姐姐也给了徐光耀坚定支持。她对父亲说:“在这兵荒马乱的年头,待在家里也无非当亡国奴。八路军看起来很正气,跟了去闯荡闯荡也好。就是真出了岔子,为了抗日精忠报国,名声儿也是香的!”“父亲辗转反侧,一夜不曾合眼。第二天,便请了私塾老师韩先生作引荐,带我到镇上去当兵。”就这样,徐光耀终于成了一名“小八路”。“我其实等于闭着眼瞎碰,碰上的却是正规的八路军,是由老红军改编的120师359九旅特务营。这开脚第一步,我真算有点儿运气哩!”

烽火中走上文学路

1939年春,徐光耀所在部队与冀中民军合编为冀中民众抗日自卫军,他被调入“民抗”政治部锄奸科当文书。从此直到抗战胜利,他一直活动在石家庄至衡水这段铁路两侧,与这里的人民共同度过了那段血与火的残酷岁月。

抗战烽烟,给徐光耀留下了永难磨灭的印象。日寇太凶残了,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特别是1942年日寇发动的“五一大扫荡”,由其华北驻屯军司令岗村宁次亲自指挥,纠集日伪军五万余人,出动大批飞机、坦克,对我冀中军民进行空前野蛮的“铁壁合围”式剿杀。“多少英雄倒在血泊里,多少战士牺牲在枪弹下,有枪的把子弹打光了,剩下最后一颗打碎了自己的头……”

那一年,徐光耀18岁,识字不多,家信还写不通顺,更别提写小说了。但是,了解到的英雄事迹越来越多,所受的感动也就越来越强烈。“不仅感到那些战士和英雄们用鲜血创造的事迹很伟大、很壮烈,就是自己的一天又一天的生活,也感到是很不平凡的。”他逐渐意识到记录英雄事迹的必要性,也偶尔会想到如果能把这些编成书,实在太好了,也太应该了。

战斗间隙里,徐光耀坚持读书识字。抗战胜利后的1946年,他开始写一些战地通讯、歌词、快板之类的作品。1949年4月,徐光耀所在部队转入和平练兵环境,他立即向组织请假投入长篇小说创作,并很快完成,这就是他的成名作《平原烈火》。《平原烈火》里有个13岁的小八路,名叫“瞪眼虎”。在这部小说中,“瞪眼虎”不是主要人物,着墨不多,虽然给读者留下了较深的印象,但还有很大的开掘空间。曾有老朋友对徐光耀说:“咳,你那个‘瞪眼虎’开头表现还好,像是挺有戏的,怎么‘不凉不酸’就拉倒了呢?”老朋友的话击中了他心中的遗憾,也为后来写“小兵张嘎”埋下了一粒种子。

“小兵张嘎”从何而来

上世纪50年代末,徐光耀在十分艰苦的条件下,决定把《平原烈火》里的小八路“瞪眼虎”完整地写出来。他当时身体很虚弱,写小说怕坚持不下来,就决定写电影剧本,以为剧本不必像小说那样字斟句酌,会比较省劲。没料到完全不是想象的那样简单,剧本写到半截,徐光耀遇到了“拦路虎”,沉思再三,始终无法突破,他只好转而去写自己比较擅长的小说。小说写得相当顺利,用了不到一个月时间就完成了,徐光耀心里自然十分高兴,再回头拾起电影剧本,“拦路虎”也很快拿下,只用了半个月就搞定了剧本。

《小兵张嘎》是描写抗日战争时期,生活在冀中白洋淀的孤儿嘎子与唯一的亲人奶奶相依为命,艰难度日。为了掩护在自家养伤的八路军侦察连长钟亮,奶奶英勇地牺牲在日军刺刀下,而钟亮也被敌人抓走了。为了替奶奶报仇、救出老钟叔,嘎子历经艰辛找到了八路军,当上了一名小侦察员。徐光耀13岁参加八路军,张嘎也是13岁参加八路军,他们之间有很多相似之处。所以,很多人把徐光耀和张嘎画等号。徐光耀说,“许多读者以为我便是嘎子,不,我并不是嘎子。我虽然是13岁当的八路,但我这个人是非常刻板的,很守规矩,全无灵动之气,也没有创立过可以名垂史册的功勋。嘎子活泼洒脱,灵活机动,遇事有闯劲,在人堆中尤为惹人喜爱。我自小便讨厌自己,羡慕嘎子。”徐光耀认为嘎子是大家喜爱的完美形象,不肯抢占其英雄光环。这是他谦逊品格的一个证明。

当然,嘎子是有原型的。被徐光耀认可的是赵县的两个少年侦察员,外号“瞪眼虎”和“希特勒”。那时,冀中地区经过1942年的“五一”大扫荡以后,沦为敌占区,县游击大队一般白天在村里隐蔽,晚上才能出来活动。白天的时候,大队就派侦察员到村外或路口设一些暗哨。一天,“瞪眼虎”和“希特勒”被派出去监视敌情。两个小侦察员都是十二三岁的孩子,待久了就开始玩耍起来,忘了执行任务的事儿。没想到,敌人突然出现在村口,他们往回跑,会让敌人起疑心。怎么办呢?两个小侦察员灵机一动,就假装打架,一个被另一个打哭了,撒腿就往回跑,另一个在后面追,就这样跑回去送了情报。还有一次,两个小侦察员化装成要饭的,背着筐到敌人的据点去。结果,他俩不仅带回来敌军的数量、装备等情报,还把敌人的枪和手榴弹也偷回来了。有一次,宁晋县和赵县的县大队配合围攻敌人的一个岗楼,徐光耀就留心观察谁是“瞪眼虎”,谁是“希特勒”。当时他在战壕上看见一个小战士,也就十三四岁的样子,倒背着一条马枪,枪口朝下,穿的是便衣,头上却戴着一顶八路军的军帽,英气逼人,尤其是把帽子一歪,更有一股野气、一股嘎劲。他就是“瞪眼虎”。令徐光耀遗憾的是,那次没有见到“希特勒”。

据了解,“瞪眼虎”本名韩志诚,抗战期间屡立奇功,担任过某排排长。韩志诚1999年去世,一生从没有向人夸说过自己的战功,更没有把自己比附成英雄嘎子。韩志诚的高尚行为令人肃然起敬。当然,这些年也有人出于各种目的,对外以张嘎原型自居。对此,徐光耀表示,“我对这件事始终坚持说两句话:第一,凡是在白洋淀或敌后抗日根据地与日寇做过英勇奋战并有一定贡献的人,都可在‘张嘎’身上发现自己的影子。第二,‘张嘎’是个艺术创造的产儿,是集众人之特长的典型形象。”1961年底,《小兵张嘎》在《河北文艺》发表,次年又出版了单行本。小说的成功增强了徐光耀的信心,他把电影剧本寄给了著名导演崔嵬,得到崔嵬认可并很快投入拍摄。1963年,电影在全国公映,迅速引起轰动。

嘎子的英气与嘎劲,已成为一代又一代中国人童年记忆中最灿烂的一部分。孩子们看完电影《小兵张嘎》,常常会情不自禁围拢在一起,争着扮演嘎子,以木棍作钢枪,来一场捉鬼子游戏。在审美带来的欢愉中,在模仿、游戏的过程中,英雄主义与爱国主义的精神种子已悄悄植入广大小观众的内心深处。


全部评论(0)
           
0/140
验证码:   
 
 老年教育杂志社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市中区马鞍山路11号 电话:0531-82906425 邮箱:zglnjy@sina.com 备案号:鲁ICP备09016737号-4
  技术支持: 山东协通通信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