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用户登录
 
 
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 >> 长者风范
长者家园
推荐文章
长者风范
单霁翔——与故宫有关的那些事儿
发布时间:2019-10-30 

今年4月8日,单霁翔正式从故宫博物院院长职位上退休。在他上任的近7年里,因其一系列推陈出新的做法,使故宫屡屡刷屏,备受瞩目,形成当今互联网时代一道独特的文化现象,单霁翔在任期间,被称为“网红院长”。

 

改革—故宫院长“坎”太多

故宫的院长不好当,这在圈子里几乎是共识。2012年年初,58岁的单霁翔临危受命,担任第六任院长。他希望自己能打破“故宫院长多坎坷”的魔咒,“只有不出事,才能做好事”。

第一项改革就是禁烟令。为了保护古建筑,杜绝一切火种,单霁翔严令禁止在故宫里吸烟。

阻力不是一般的大。院里职工中有400多烟民,他在东华门外、西华门外和神武门外设置了3个吸烟区,结果这几个地方满地烟头。他又设置了一种专门灭烟头的垃圾箱。

禁令伊始,西华门外常出现这样的“奇景”:故宫里的师傅骑着车子来到垃圾箱旁,一边抽着烟一边骂院长。后来,“师傅骑车抽烟”的画面被拍进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里。纪录片大热,这群真性情的匠人反而被单院长捧红了。

除了禁烟、禁火之外,还要禁车——为了保护游客及古建筑安全,2013年起,故宫禁止机动车穿行开放区域,对国宾甚至外国首脑也不破例。

2013年4月,法国总统奥朗德参观故宫。单霁翔提前到了午门,发现安保人员已经到位,很明显就是准备为车队开门开道的架势。

单霁翔一着急,立马让人把午门关了起来。安保人员也跟他急了,单霁翔说:“这是世界文化遗产,不能破坏!”安保人员立马向上报告,等了3分钟,等来了撤走的指示。单霁翔陪同奥朗德总统一路步行参观了故宫。

同年10月,李克强总理陪同81岁的印度前总理辛格参观故宫。有关部门向单霁翔提出,能不能破例让腿脚不好的辛格坐汽车游览。单霁翔说:“我们的制度还是应该坚持。”折中之下,从钓鱼台国宾馆借来了电瓶车,让辛格一路乘坐参观。

自此以后,所有的国宾再无例外。

还有一些改革,则触犯了一些人的“利益”。

比如,单霁翔提出必须实名制购买故宫门票,惹怒了一群“黄牛党”。过去,每天有200多个“黄牛”在故宫内“上班”拉客。他们人多势众,甚至敢围攻保安,而且还扬言:“一旦你单霁翔走出故宫,我们就让你好看!”

面对恐吓、威胁,单霁翔硬是把实名制这个规矩给立住了。现在,随着实名制实施和管理水平的提高,故宫博物院里各种山寨展览、黄牛售票已然没有生存空间。

 

开放—盘活故宫不顾“身架”

在单霁翔的逻辑中,守护故宫只靠关起门来并不能确保万无一失,把故宫的门进一步打开,反而更有利:“当人们获得知情权、参与权、监督权和收益权的时候,文物才更安全”。

单霁翔接手时,故宫对公众开放区域只有30%,很多地方都立着“非开放区,游客止步”的牌子,99%的藏品都沉睡在库房里,观众看到的不到1%。

单霁翔上任后,先是建起了雕塑馆,让多年“沉睡”在库房里的雕塑重新“活”了起来。到2019年初,故宫开放区域已经达到了80%。

盘活故宫还要借助很多外力,为此,单霁翔可以不顾“身架”。

看着刚刚修好的太和殿又搭起了脚手架,工程师也很无奈:政府采购的材料不适合故宫,包工队不懂文建,老工匠退休,又不能返聘。

“修一栋坏一栋,我们没法负这个历史责任啊!”单霁翔心疼,无奈之下,只好去给领导演苦情戏。

2015年11月的政协座谈会上,单霁翔整整“哭诉”了8分钟。与会人员无不为故宫感慨、为单霁翔动容。

故宫终于得到特批:建筑修复不再作为工程处理,而是被列为研究性保护项目。

在领导那里“得逞”之后,单霁翔还要借一把媒体的“东风”。

此前的故宫很少对外发布信息,面对媒体的采访要求大多是以“婉拒”为主,单霁翔到任后,每个月都要向媒体通报工作情况。媒体批评一次,故宫就发一次感谢信。他随时随地都在和媒体“车轮战”。

2015年,他接受采访,强烈建议关于故宫博物院的节目上春晚,“主要描述暑期、黄金周参观故宫有多受罪”,呼吁大家淡季参观故宫博物院。

为了宣传故宫,单霁翔也没少上节目,各种会议、论坛更是不计其数。单霁翔曾透露,他在故宫前6年进行了近2000场讲解,加起来超过2000个小时。

 

网红—流量背后是“动辄得咎”

在单霁翔的大力宣传下,故宫火了。他说:“我不懂时尚,也不懂新鲜词汇,但将故宫文化数字化可千万不能落伍!”

在他的支持下,故宫的微博成了网红,“雍正卖萌图”被疯狂转载;书签、T恤、钥匙扣、口红等近万种文创产品诞生,“光是手机壳就有百种”;《胤美人图》《韩熙载夜宴图》《每日故宫》等9款APP,下载量累计突破450万……

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的观看人群中,有70%是“90后”,新时代的互联网土著,爱上了千百年前的古代文物,大有一种时空碰撞的既视感。

就这样,他把一个四平八稳的故宫“调教”成了网红,他自己也被网友捧成了“网红院长”。

流量背后是赚到盆满钵满。2017年,故宫文创的销售收入已经达到15亿元,这个消息瞬间成为各大新闻网站的标题。

单霁翔的推陈出新,也面对着来自传统文物保护观念的质疑,有人觉得他“是不是有点太新潮了”。

背负13亿人的期待和审视,网红故宫“动辄得咎”。在接下“故宫上元夜”的任务时,没有经费,时间紧急。单霁翔大年初三就把休假员工召回,十二天内,加班加点,合力应对。事后还是毁誉参半。

在无处不在的“监督”和随时可能出现的掣肘下,单霁翔的雷达全开,随时准备应对危机,可危机仍然四伏。就像他说的,“万无一失”到了故宫这里,就是“一失万无”。

作为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给自己打70分。

他爱故宫,也曾公开说过“这辈子不想离开故宫了。”从院长的位置退下来后,他可以去故宫研究院搞搞研究,要是能考上志愿者,就好好当个志愿者,因为,志愿者可以做到满分。

全部评论(0)
           
0/140
验证码:   
 
 老年教育杂志社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市中区马鞍山路11号 电话:0531-82906425 邮箱:zglnjy@sina.com 备案号:鲁ICP备09016737号-4
  技术支持: 山东协通通信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