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用户登录
 
 
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 >> 历史资讯
新闻动态
推荐文章
历史资讯
电影“百花奖”诞生记
发布时间:2019-11-18 

1961年6月,中宣部和文化部在北京召开“全国文艺工作座谈会”和“全国故事片创作会议”,对建国以来的故事片创作进行总结。会上,周总理提出,“艺术作品的好坏,要由群众来回答”。会后,中国电影工作者协会为贯彻两个会议精神,决定在所属刊物《大众电影》上开展电影创“四好”宣传,并积极筹划群众性的电影评奖。不久,由观众说了算的电影大奖《大众电影》百花奖在中国诞生了。

周总理与首届“百花奖”

关于首届“百花奖”与周恩来总理之间的故事版本较多,有的说“百花奖”是在周总理的提议下设立的,有的描述则更为传神,说是周总理亲自命名了“百花奖”。几位“百花奖”见证人的叙说,或许会揭开这段尘封的历史。

见证了“百花奖”风风雨雨,曾担任《大众电影》杂志社社长的崔博泉,对这段历史谈了自己的看法。他说,周总理在“全国故事片创作会议”上确实提出过电影好不好,关键应该听听观众意见。总理这个提法当然会对“百花奖”的创立有影响,但是总理并没有直接提设立电影奖的事情,更没有亲自命名“百花奖”。前《大众电影》副主编唐家仁也认同这一点,他觉得总理的讲话对中国电影工作者协会(中国电影家协会前身,下称中国影协)创办群众性的评奖有一定的启发意义,但是作为一国总理没有也不可能亲自去为“百花奖”命名。

由此看来,周总理的讲话是“百花奖”诞生的历史背景,但是历史背景并不等同于“百花奖”本身。当时在中国影协秘书处工作的王雄,曾经参与“百花奖”统计记录工作,对“百花奖”的由来有比较清晰的记录。据他回忆,1961年9月12日,中国影协书记处书记黄钢提出评奖的名称为“《大众电影》读者评选1960~1961最佳电影奖”。后来,他又提出是否叫“百花奖”“工农兵奖”等名称。经过中国影协书记处讨论,大家一致认可“百花奖”这个名称。因为这个名字既包含百花齐放的意思,又体现了群众的广泛参与性。讨论结果上报中宣部和文化部,经领导审议,最终定下来的名称为“《大众电影》百花奖”,并确定每年举办一次,由《大众电影》的读者评选当年度最佳国产影片。

周总理尽管没有直接参与《大众电影》百花奖的具体创立过程,却与“百花奖”结下了不解之缘。他对《大众电影》杂志一直非常喜爱,收到每期杂志后都是从头看到尾。总理对“百花奖”也倍加关心,前两届“百花奖”颁奖晚会他都欣然参加。1962年5月22日,《大众电影》编辑部在北京政协礼堂举行第一届“百花奖”授奖大会和电影工作者联欢晚会,周总理特地赶来参加晚会,向获奖者表示热烈祝贺,他端着茅台酒和大家开怀畅饮,并鼓励获奖演员:“观众给你们的荣誉要珍惜啊!”1963年5月29日,举行第二届百花奖授奖大会,周总理和陈毅副总理又一次出席了联欢晚会。在与全体获奖者合影留念时,大家都让周总理坐在中间。总理却说:“我不坐在中间,应让年老的坐在中间。”说罢,总理走到一边,与这次获得最佳男演员奖的张良坐在了一起。在对获奖人员讲话时,周总理提出:“通过百花奖要创作更多的各种题材、多样风格的好影片,满足广大群众的需要。”他对“百花奖”寄予很高的期望。

首届“百花奖”评选过程

“百花奖”名字敲定之后,1961年10月号的《大众电影》就刊登出评奖启事,公布了包括最佳故事片奖、最佳编剧、最佳导演、最佳女演员、最佳男演员等在内的15个奖项,以及评选范围、评选时间、选票发放情况。从启事中可以看出,那时评奖根本不谈什么票房。“艺术就是群众的”,这是当时的流行观点,艺术评奖当然要由广大人民群众来评判。所以,“百花奖”大大小小一箩筐的奖项,都让电影爱好者、电影观众说了算。

上世纪60年代,电影在国民生活中占很重要的位置,是广大人民群众主要的娱乐方式。对于“百花奖”的评选,观众的热情极度高涨,学校、工厂、部队等各个行业的观众踊跃投票,宛如过年过节一样热闹。很多观众想投票却苦于买不到《大众电影》杂志,不得不凌晨排长队去购买;很多单位只有一张选票,但想投票的人上千,只好专门开会研究投票问题。如沈阳玻璃厂有4000名职工,只有一张选票,为充分表达工人们的意见,工厂用大红纸把候选影片、候选人名单公之于众,大家预选、讨论,民主集中半个月,才慎之又慎地填好选票寄出。可以说,每一张选票,都凝聚着普通百姓对国产电影的真诚支持,对优秀演员的衷心喜爱。后来,诗人邵燕祥还专门写过一首诗,回忆人们对百花奖选票的关注。“请给我一张选票/我和千百万人一起/行使这一份小小的/但是崇高的权利”。

经过三个月的投票时间,《大众电影》编辑部收到117,939张选票。由于回收票太多,统计任务繁重,编辑部只好邀请了北京女子三中的300名同学来帮忙。经过几天几夜的苦战,最终统计出全部结果,刊登在《大众电影》1962年4期上。首届“百花奖”的投票非常集中,15个奖项各有所得。《红色娘子军》获得最佳故事片,《革命家庭》编剧夏衍、水华为最佳编剧,崔嵬、祝希娟、陈强分别获最佳男、女演员和最佳配角奖,谢晋捧得最佳导演奖……在《大众电影》1962年5~6期合刊上,编辑部为首届“百花奖”推出专辑。由于没有理想的剧照做封面,编辑部还专门邀请著名画家王雪涛创作了一幅国画《百花齐放图》,姹紫嫣红,分外妖娆。刊物设计得也相当精彩:封面是一幅独立的百花图,封底是一幅完美的争艳图,封面封底全部展开形成一体,俨然又是一幅完整的国画。

首届“百花奖”颁奖典礼,除了周恩来总理、陈毅副总理与获奖者见面并合影留念外,郭沫若、谢觉哉、周扬、夏衍、陈荒煤、蔡楚生等也出席了颁奖典礼,并纷纷为获奖者题词,以墨宝作奖品。其中,最佳女演员祝希娟获赠的是郭沫若的书法题联:“浇来都是英雄血,一朵琼花分外红”。最佳男演员崔嵬获得的是老舍的题词:“贞如翠竹明如雪,静似苍松娇若龙”。23日、26日两天,获奖人员先后到石景山钢铁厂、驻京部队、学校与群众举行联欢。演员所到之处,被观众围得水泄不通,人们争相目睹自己选出的明星。获奖人员走进了观众,“百花奖”也掀开了新中国群众性电影评奖历史的第一章。


全部评论(0)
           
0/140
验证码:   
 
 老年教育杂志社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市中区马鞍山路11号 电话:0531-82906425 邮箱:zglnjy@sina.com 备案号:鲁ICP备09016737号-4
  技术支持: 山东协通通信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