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用户登录
 
 
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 >> 历史资讯
新闻动态
推荐文章
历史资讯
长征中的“女神”
发布时间:2020-03-23 

江西于都中央红军长征出发地纪念馆里,陈列着一份当年参加中央红军长征的女战士名单。据记载,长征出发时有30名女红军随军出征。

名单的确定

1934年9月中旬,中央妇女部部长李坚真接到中央组织局主任李维汉的命令:草拟一份随红军主力一起行动的女红军名单,要求总数不超过30人。对于女同志参加长征,中央当时规定了3个条件:一是共产党员,政治可靠;二是有独立工作能力,会做群众工作;三是要身强体壮,能适应艰苦环境。经过严格筛选和把关,组织最终确定参加长征的女同志共有32人:蔡畅、邓颖超、康克清、贺子珍、刘英、刘群先、李坚真、李伯钊、钱希均、陈慧清、廖似光、谢飞、周越华、邓六金、金维映、危秀英、杨厚珍、吴富莲、钟月林、甘棠、肖月华、危拱之、李建华、王泉媛、李桂英、谢小梅、曾玉、刘彩香、邱一涵、吴仲廉、彭儒、黄长娇。出发时,彭儒、黄长娇因其他情况留在苏区,最后只有30名女红军跟随中央红军踏上了漫漫征程。陈碧英那时和董必武新婚燕尔,她早就做好了随队长征的准备。可体检结果出来后,因体重差了一斤,所以没能入选32人大名单。她央求董必武去说情,但董必武劝说她接受组织的安排。时任中央工农监察部委员的黄长娇,早就做好了随大部队前进的准备,检查完身体后就回驻地收拾行李。突然,她接到通知说让她留下来。“为什么?”黄长娇大惑不解。原来,她已经怀孕3个月了,只能服从中央的安排。

血染的女神风采

1934年10月16日,红军迈出了万里长征的第一步,几十位女红军也离开了苏区这片相对稳定和安宁的红土地,开始了前途未卜的长途跋涉。长征伊始,面对日益严峻和恶劣的局面,女红军们提出了一句口号:不掉队,不戴花,不当俘虏,不得8块钱。当时部队有条纪律,如果有红军在途中跟不上队伍,就会被寄养在老百姓家里,组织给其留下8块钱作为生活费。

如今,甘肃省古浪县红军西路军烈士陵园巍然耸立着一座烈士纪念碑,镌刻着一支支可歌可泣的红色悲歌,吞针自杀的吴富莲即是一例。1936年秋,红四方面军奉命组成西路军,西渡黄河。在河西,西路军遭到了数以万计的马家军轮番进攻。年仅24岁的吴富莲义无反顾地挑起妇女先锋团政委的重担,王泉媛被任命为先锋团团长。在吴富莲的率领下,妇女先锋团在实战中很快成为一支坚强的战斗队。1937年3月,吴富莲率部与敌人进行了九昼夜的周旋,出色地完成了钳制敌人的任务,但是被凶残的马家军重重围困。为了避免全军覆没,吴富莲和王泉媛不得不把真相告诉大家:妇女团已面临绝境,愿意下山的可以独自逃命。然而,没有一个人愿意下山,她们激昂地喊道:“死,死在一块;烂,烂在一堆!”她们就地打响了最后一次战斗:班长张富指,拉响手榴弹和敌人同归于尽;有的女战士用刀子、剪子切断了自己的气管;有的手挽着手,高唱着《国际歌》,从山头上跳了下去……吴富莲身中数弹仍坚持战斗,最后倒在了阵地上。在狱中,坚贞不屈的吴富莲吞针自杀,年仅25岁。

1935年4月初的一个晚上,女红军们拖着疲倦的身体刚赶到贵州盘县附近的五里牌,多架敌机就俯冲着用机枪迎头扫射,3枚炸弹投向休息营地。战士们迅速隐蔽,但一些红军伤员躺在担架上根本动不了,其中一位是攻打娄山关时立下功勋、攻占遵义时失去一条腿的红军政委。贺子珍本来隐蔽在路边一道土坎下,但她不愿让战斗英雄面临危险,冲上去扑在这名伤员身上,用身体为他筑起了一道屏障。作家常敬竹在《战地女杰》一书中这样描述:“一枚炸弹投了下来,在她(贺子珍)身边顿时腾起一股烟尘……敌机飞走了,枪声、爆炸声停止了,硝烟和尘土渐渐消散开去。贺子珍的身体里嵌满了弹片,鲜血把军衣浸染得殷红。”直到建国以后去世,贺子珍的头颅里还残留着一些弹片,成为“永恒的记忆”。

出生于瑞金叶坪乡一个贫困家庭的危秀英,长得十分瘦小,被毛泽东、朱德等人戏称为“矮子”。她是美国记者哈里森·索尔兹伯里在《长征:前所未闻的故事》里描述最多的女性之一,不仅因为她“像小白胡桃一样娇小”,更重要的是她“在长征路上抬担架最多、救人最多”。长征出发前夕,危秀英家里要把她卖了,是红军解救了她。据《开国英雄的红色往事》记载,危秀英曾感激地回忆,毛泽东对她说:“秀英,你还是跟我们走吧,要不,红军走了你还得被卖掉。”70多年后,弥留之际的危秀英还记得那段往事:“是红军救了我,是毛主席把我带上长征路的。”1934年10月,危秀英被编入红一方面军(中央红军)总卫生团干部连,当了一名政治战士,主要是照顾伤病员,分派担架,给伤病员和民工做思想工作。一次,危秀英护送刚生过孩子的陈慧清的担架追赶部队,路上遭到敌人袭击,抬担架的民工跑了三个,剩下的一个说自己没力气了,抬不动了。危秀英见情况危急,连忙将自己的半袋子干粮给了他,并说服了这位民工,和她一起抬着陈慧清前进。最终,他们翻过两座山,终于脱离了险境。1935年7月,部队到达四川毛儿盖,邓六金、廖似光、刘彩香三位女战士误食野蘑菇中毒。危秀英急中生智,将手伸进她们的喉咙去掏,让她们把毒蘑菇汤呕出来。就这样,危秀英将她们一个个救活了。

一次,一位双腿负伤的红军战士走不了路,一时又找不齐抬担架的人,女红军邓六金便自告奋勇抬起了担架。可是,大半天过去了,他们还是没有追赶上部队,她心急如焚。在爬一个陡坡时,她的体力透支到了极点,步履维艰,大家劝她休息一下,邓六金何尝不想坐下来?但她喘着粗气坚定地说:“我们一定得在天黑之前赶上部队。”话还没说完,一口鲜血从嘴里喷了出来。抬担架的老乡害怕了,忙说:“女人干不得这个!”伤员也说:“女同志,你不行,再等等,也许能碰上个男人……”邓六金没有争辩,抹掉嘴巴上的血迹,舒展了一下腰身,招呼老乡抬起担架继续朝山上爬去。那名老乡感动得不得了,一边走一边流泪,说邓六金是个罕见的坚强女子。

其实,参加长征的女红军个个都不简单。心中只有别人的“永远的大姐”蔡畅、“拼了命也要保护军委领导”的智勇双全的康克清、身患重病坚持长征的邓颖超、为了完成重任搁置张闻天求婚的“小麻雀”刘英、拉着马尾巴过雪山的邱一涵、怀着身孕偷偷长征的曾玉、鏖战河西走廊的吴仲廉、被誉为长征路上“百灵鸟”的李坚真……她们的名字和血染的风采,永远铭刻在人们的心中。


全部评论(0)
           
0/140
验证码:   
 
 老年教育杂志社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市中区马鞍山路11号 电话:0531-82906425 邮箱:zglnjy@sina.com 备案号:鲁ICP备09016737号-4
  技术支持: 山东协通通信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