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用户登录
 
 
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 >> 历史资讯
新闻动态
推荐文章
历史资讯
唐朝公主为何难嫁
发布时间:2020-08-28 

婚姻乃人生大事,不仅能反映出一代人乃至整个国家的集体心理,而且事关人口出生率和社会安定,在历朝历代都被作为重要的社会学现象和指标加以研究,从而有助于对国家的未来做出更好的规划。在唐朝,婚恋风俗方面有一种奇特的现象值得一提。

盛唐“公主难嫁”

在古代,男人娶妻如果能娶到皇帝的女儿,自己就成了风光无限的驸马爷,这是做梦都想的好事,然而纵观大唐一朝,“公主难嫁”却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而以盛唐尤甚。据历史记载,唐皇室内发生过很多次替适龄公主选驸马但最后不欢而散的事,在这些驸马当中,既有现任高官,也有官宦之后,甚至还有社会地位不高的方士(有方术的人),但不管身处哪一阶层,这些人似乎都不愿意入赘皇室。比如大唐建国之初,唐太宗就想把开国元勋尉迟敬德召为驸马,但尉迟敬德当场推辞:“臣已有妻室,虽比不上公主的雍容华贵,但也是臣的患难之妻,感情深厚。古人说,富不易妻是仁,臣愿遵守古训,请陛下三思。”再比如大中四年,唐宣宗命宰相白敏中为万寿公主选驸马,白敏中推荐了一位出身官宦之家的青年才子,名叫郑颢。宣宗对这一桩婚事倒是颇为满意,郑颢却因此对白敏中怀恨在心,他根本不愿入赘皇室,只是出于不敢违抗皇命,因此他们婚后的夫妻生活也始终很冷淡。白敏中后来被调任地方,前来向宣宗辞行时表示了对此事的担忧,宣宗听后很是无奈,只说了一句:“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唐皇杂录》也记载,唐玄宗曾想把自己的妹妹玉珍公主嫁给方士张果(传说为“八仙”中的张果老)。当侍者找到张果说明来意后,张果大笑,当即推辞了。他还对自己的朋友王迥质、萧华说:“娶妇得公主,无事生官府。”

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了唐代公主落得如此境地?

总体而言,在唐代的社会风气中,女人地位相对较高,不然也不会出现一代女皇武则天。该风气可以追溯到魏晋时期,例如皇后多跋扈,而男性唯美之风大肆盛行。具体地说,公主难嫁的原因可从男女两方分析:首先是唐代的一些公主飞扬跋扈、恣意妄为。唐代皇帝往往宠溺公主远远超过皇子,这也是唐代公主敢于恣意妄为的直接原因,但公主结婚之后再犯错,被罚的就不再是公主一人,而是夫妻俩了,有时甚至公主犯错,皇上不罚公主只罚驸马,这样的老丈人谁愿意认呢?更重要的一点在于,公主与驸马的夫妻生活太多不和谐,主要是因为一些公主私生活里有情人、男宠,比如武则天的小女儿太平公主、唐中宗的宝贝女儿安乐公主等,都做了不尊重夫君的反人伦之事。

其次,驸马身份与职位皆形同虚设。“驸马”一职自秦汉时期就是帝王身边的近臣(驸马都尉),魏晋之后才增添了公主丈夫的身份,而一朝天子一朝臣,皇帝重用内亲外戚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到了唐朝,在皇子都常常不被重视的情况下,驸马的处境就更尴尬。唐代皇帝往往在公主婚后给公主封邑千户,设立公主府并配有下属官吏、女仆,还会恩赐丰厚的嫁妆和大量的财物,但上述一切人、财、物的支配权是公主,驸马只是跟着公主享受这一切,就像是吃软饭的,而且还得看与公主感情融洽与否。在官场上则更是如此,驸马入赘之后多被封为闲职,没有任何实权。据统计,唐代160余位驸马中,能做到朝廷要员的只有10人左右,多数驸马没有正式官职。对于很多官宦子弟而言,成了皇亲往往还不如从前,这样的驸马自然没人愿意当了。

《醉打金枝》挽回驸马爷的面子

古代常把公主叫“金枝玉叶”,中国戏曲《醉打金枝》讲的是驸马打公主的故事,鲜明地反映出当时公主与驸马的关系,并以“醉打”的方式,表达了驸马对霸道公主的反抗。故事讲的是唐朝著名将领郭子仪的家事。郭子仪平定安史之乱,居功至伟,享有崇高威望,唐德宗尊其为“尚父”,并把女儿升平公主嫁给郭子仪的儿子郭暧为妻。根据唐制,公主下嫁后,由公婆拜公主,公主则拱手作答。郭暧年少气盛,对这一礼仪十分看不惯,但因为新婚之际不便发作。不久,郭子仪外出,恰逢郭暧的母亲过生日,所有的儿子儿媳、女儿女婿都去拜寿,郭暧便让升平公主也去拜寿。公主生长在皇宫,都是别人给自己行礼,哪见过自己给别人行礼的事情?她断然拒绝并当面训斥丈夫。在颐指气使的公主面前,郭暧不敢造次,只是闷头喝酒。喝高了的郭暧回到家中,又跟公主理论起来。郭暧在气头上说:“你倚仗着你父亲是天子吗?我父亲还不屑做天子呢!”公主自然不吃他的气。借着酒劲,郭暧动手把公主打了。升平公主从小娇生惯养,哪能忍受郭暧的打骂?一气之下跑回宫去,在代宗面前哭哭啼啼地告了一状。唐代宗向来倚重郭子仪,怎能因为子女之间吵架而坏了君臣关系,于是劝公主说:“他父亲确实是不屑做天子,要不然,天下岂是我家所有?”这时,郭子仪把郭暧五花大绑,押到了皇宫。原来,他从外面回到家中,听说儿子把公主打回了皇宫,又急又怕,慌忙赶来请代宗发落。唐代宗笑道:“不痴不聋,不做阿家翁。小儿女闺闱之言,怎么能在意呢?”于是,代宗下令将郭暧松绑,和升平公主一起打发回府。

归府后,郭子仪又令仆人用板子打了郭暧几十板,以教训他出言犯上之罪。郭暧本来是醉打金枝,结果自己挨了一顿板子,但好歹也算打了公主一回,多少为唐朝的驸马爷挽回了一点颜面。

历史唯物主义认为,一切重要历史事件的终极原因和动力是社会的经济发展。“公主难嫁”确实与社会风气与国力息息相关。简言之,因为唐朝经济繁荣,国力强盛,文化发达,社会风气开放,女性地位相应地不断提高,而生在皇室的公主从小养尊处优,很容易嚣张跋扈,婚嫁自然不受欢迎。而女性地位高于男性,这一现象又和中国传统的价值观背道而驰,所以,无论士族子弟还是平民百姓,只要是男性都不愿低头也是理所当然的。《醉打金枝》故事的结尾,驸马与公主小两口经此一事后,反而琴瑟和谐、恩爱有加了。这是典型的中国式大团圆结局,没有谁尊谁卑,只有举案齐眉、相敬如宾,这才符合中国人理想的婚恋观。所以,千百年来《醉打金枝》成了流传不衰的戏曲经典作品。


全部评论(0)
           
0/140
验证码:   
 
 老年教育杂志社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市中区马鞍山路11号 电话:0531-82906425 邮箱:zglnjy@sina.com 备案号:鲁ICP备09016737号-4
  技术支持: 山东协通通信技术有限公司